江醫生的心頭寶 第895章 結局后篇

小說:江醫生的心頭寶 作者:孤燈欲眠 更新時間:2019-10-30 11:57:09
推薦閱讀: 元尊 、武煉巔峰 、超級怪獸工廠 、超級兵王 、造化之王 、最佳女婿 、雪中悍刀行 、太古劍尊 、一世獨尊 、永夜君王
  言念焦急地環顧四周。

  密不透風的墻壁,窗戶都被封鎖了,現在唯一沒有著火的地方就是門口。

  她想要逃出去,唯一的辦法就是解開繩子,趁著火勢還沒有蔓延,迅速逃到門口。

  但——

  電視劇里面,被綁匪綁住的主人公,使出渾身解數將繩子放到椅子上磨合磨破,這在現實中根本就不可能。

  除非是很細的鞋帶,可俞莉莉綁著她的,繩子粗重,她現在磨得手腕都紅了,也不見繩子破損一分一毫。

  “哎買,俞莉莉你這個天煞的女人,你這個神經病,瘋子,……”

  一邊罵一邊想著逃出去,一邊想一邊哭。

  哭也無濟于事。

  就像是深陷泥沼的旅人,一點點等待著全部的身體都陷進去。

  等待的過程是最漫長的,也是最痛苦最煎熬的,她不想死。

  “咔嚓——”

  一根著了火的柱子直接摔到言念面前,就在她的腳邊。

  “哇——江北淵!”

  求生的本能、恐懼的本能,蜂擁而上,言念哭得聲嘶力竭,怕得要命,想過無數種死法,不想就這樣尸骨未存的死去。

  她還這么年輕啊,肚子里的孩子來之不易,好不容易挺到今天這一步了,她那么累,那么心酸,她還沒和江北淵道歉,還沒說她不想離婚了……

  “汪汪汪!”

  虛晃的狗叫聲,漸行漸近,猛地拉回了言念的注意。

  她茫然無措地舒展著睫毛,不哭了,愣愣瞧著瘸腿的玉立,奮力一跳越過那根柱子,直接來到她身邊。

  “玉立……玉立……”

  言念又哭起來,跟個孩子似的,哭得滿臉都是淚。

  玉立不說話,用牙齒動作迅速咬言念的繩子。

  有了玉立的幫忙,繩子很快解開了,事不宜遲,言念在玉立的指引下趕忙往門口的方向跑。

  “咔嚓——”

  又是一根柱子橫在面前,嚇了言念一跳,朝后退了半步,后面的火勢已經蔓延。

  “咔嚓——”

  又是一根柱子掉在她左邊,柱子落下的那一刻,言念捂著耳朵,尖叫了一聲。

  她的手都在發抖,現在不是不想走,是兩條腿都是軟的,根本就走不了。

  她從來沒這么軟過,如同得了帕金森癥的病人,腿哆嗦得要命,控制不住一下子跪在了地上。

  “怎么辦……我好像……我好像走不了了……”

  “汪汪汪汪!”

  面前的玉立對著她吠叫個不停。

  黑豆豆的眼睛,晶亮清澈,兩行清淚順著玉立的眼角滑下來。

  言念驚愕住。

  第一次看見玉立這么哭,哭得那么傷心,卻是在直勾勾地看著她。

  這種眼神,讓言念腦子里一下子就想到了江北淵。

  要是她今天死這里了,那個男人也會這么哭吧。

  不。

  是會哭得更加傷心痛苦。

  就像那次,他誤以為她死在了火災的辦公室,他就蹲在墻角,哭得失去了全世界。

  江北淵……

  江北淵。

  一遍遍念著他的名字,這就是她前行的動力,是她的光和力量。

  言念扶著地板,勉強地撐著發抖的雙腿站起來。

  “走,玉立,我們一定要出去,一定要!

  因為,她不能看見一個痛不欲生的江北淵。

  因為,她不能讓江北淵一個人留在這個世上。

  徐況杰說,她的位置,誰都代替不了。

  她還要和她的江先生,長長久久,與子偕老。

  ……

  人,心里總是要有那么一股激勵自己的力量。

  就像是長跑。

  當你跑不動的時候,心里想著喜歡的人,或者想著一個目標,一個動力,往往最后有使不完的力氣去沖刺終點。

  言念心里只想著江北淵,腦子里也只想著他一個人,想著他的樣子,他的聲音,他的溫柔,甚至是他的痛苦。

  不想死掉和不想留他一人的念頭,支撐著言念終于從廢墟里面出來。

  她大口大口呼吸著新鮮空氣,彎腰咳嗽了好幾聲,再也支撐不住,直接倒在地上。

  她的腿,抽筋了。

  “汪汪汪!

  玉立對著言念叫個不停。

  “乖孩子,我得休息一會兒,我現在腿真的動不了了……”

  言念擺了擺手喘著氣說道,望著身后已經被火燃燒殆盡的房屋,心有余悸。

  如果晚一點出來,現在她就死在里面了吧!

  “玉立,謝謝——”

  感謝的話還未說完,卻見玉立一個勁朝著前方跑去。

  任言念如何呼喊它,它都不回頭,瘸著一條腿,一搖一晃,好似要奔向一種不顧一切的境地。

  ……

  俞莉莉已經走到了主路上。

  現在天都黑了,今晚沒有月亮,但是星星很多,因為位置偏僻的緣故,所以這條路上沒有車輛經過,只有俞莉莉自己一個人的車停在那。

  她準備上車去碼頭坐船離開,忽然間,衣角被什么東西一口咬住。

  低頭一看,是一只金色的大狗,死死咬著她的衣角。

  “哪來的狗?滾開!”

  踹了它一腳,把玉立踹倒了。

  下一秒玉立瘋了一般地咆哮著,直接撕咬住俞莉莉的小腿。

  “啊——!你這條瘋狗!”

  任俞莉莉怎么捶打,玉立就是不松口,就是不讓她走。

  小腿的痛錐心刺骨地傳來,滿目猩紅的俞莉莉打開車門,從主駕駛座掏出一把銳利的尖刀,狠狠朝著玉立扎去。

  “死狗,是不是嫌自己命太長了?!”

  一刀又一刀地捅,每一刀都捅在玉立的后背,捅出來的血飛濺在她的臉上,明明應該都那么痛了,奈何這條狗還是不松口。

  俞莉莉要瘋了。

  口袋里的手機響個不停,聒噪得要命,肯定是催她趕緊上船的。

  “啊你這條死狗有毛病吧。!”

  她都捅了好幾刀了,它還不松口,偏要跟她杠上似的。

  俞莉莉的面部猙獰扭曲,拔出了帶血的刀子,這次,直接朝著玉立心臟的位置捅去。

  下一秒,一只修長的手直接握住了刀刃。

  鮮血順著分明的骨節,一點點流出來,帶著濃厚的血腥味。

  俞莉莉驚呆了,愕然地松開了手,眼闊狠狠收縮了兩下。

  “江……江北淵……你怎么會……怎么會……”

  “……”

  有著漆黑瞳眸的男人,此時此刻如同從地獄深處冒出的撒旦,滿身殘暴的戾氣,另一只完好無損的右手,死死扼住了俞莉莉的脖子。

  “我現在就可以讓你死!”

  “撲通!

  骨肉撞擊地面的聲響如此刺耳,玉立倒在地上,睜著眼睛,整個身體都在抽搐。

  眼角余光瞄到這一幕的江北淵,狠狠咬牙,二話沒說甩開了俞莉莉,抱住了玉立。

  俞莉莉回過神來,慌忙開車逃竄離開……

  現在顧不了這么多了,她只想離開這,她想活著!

  ……

  “沒事了,沒事了!

  江北淵抱著這條狗,滿手都是血,已經分不清是他自己手上的血,還是玉立身上的血。

  血那么紅那么燙,灼燒一般的熱度,又那么刺眼。

  他感覺自己快要抱不住它了……

  他一直都在言念手機里安裝了定位系統,說來也巧,今天是陳碩的生日,他在附近吃飯,看到言念的定位在廢墟,然后靜止不動了。

  向來心思細膩的他,很快便察覺不對勁,二話沒說開車過來,然后看到坐在地上的言念,遠方是一片被火舌殆盡的廢墟。

  言念說自己沒事,只是腿抽筋了,讓他去找玉立。

  “江北淵我心好慌,心跳特別快,我現在……現在手都在發抖,我好擔心玉立,你一定要找到它!”

  她在他耳邊哭著,有些語無倫次地說著話。

  他想抱著她安慰她,她一個勁說自己沒事,就是讓他去找玉立。

  現在玉立就在他懷里,一直抽搐個不停,只是一瞬不瞬望著江北淵。

  它像是有話要說,眼睛很亮,不遠處有幾盞孔明燈升起,飄到很遠的天空,玉立的眼睛也變得忽明忽暗的。

  “我知道你的牙齒不鋒利了,咬不動一些硬的東西了,我給你買了很多肉醬,回去吃,懂嗎?”

  江北淵把玉立抱了起來,身軀有些微踉蹌,他188的大個,現在頭垂在血肉模糊的玉立頸間,滾燙的熱淚落下來,他閉著眼睛,不知不覺的,竟然哭出了聲音。

  就像是他大哥死去的那天。

  他救不了他在乎的人,眼睜睜看著生命從自己手中流逝卻無可奈何的痛苦和焦灼,在今天又重復了一遍。

  他痛極了。

  痛得彎著腰,感受到懷里的狗,氣息變得越來越微弱,聽到恍惚之間,它好像是汪汪叫了兩聲。

  江北淵淚眼朦朧望著它,冰涼的液體劃過他的臉頰,撕裂出兩道痛

  本章未完,點擊[ 下一章 ]繼續閱讀〉〉
內容報錯】【 推薦本書
可以使用回車、← →快捷鍵閱讀
门兴vs佛罗伦萨历史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