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醫生的心頭寶 第926章 番外之過去篇(20)

小說:江醫生的心頭寶 作者:孤燈欲眠 更新時間:2019-11-11 13:12:30
推薦閱讀: 元尊 、武煉巔峰 、超級怪獸工廠 、超級兵王 、造化之王 、最佳女婿 、雪中悍刀行 、太古劍尊 、一世獨尊 、永夜君王
  “念念不去英國了!”

  是言譽銘的聲音,氣急敗壞,染著沉沉的慍怒。

  “你自己出國去吧,以后你和我女兒,永遠都不要聯系了!”

  “念念呢?她在哪?”

  江霆還是不死心,想要聽她聲音,聽她親口說,我不跟你出國了。

  言譽銘冷嗤了一聲:

  “她在我旁邊,讓我打電話跟你說,她不想出國了,不想離開我,不想離開生她養她的濘城!在念念眼里,家庭和朋友都比你江霆重要得多!以后你也不要給她打電話了,就這樣吧,我要帶著念念搬家,去一個新的地方重新開始!嘟嘟嘟——”

  江霆靜靜聽著電話那端的忙音。

  冰冷如同長了腳的蜈蚣,蔓延到他的四肢百骸,凍得他的手指都忍不住蜷縮起來。

  遠處有行人的說話聲音,嗡嗡作響,聽不太真切。

  江霆像是還有些沒反應過來,呆呆地站在原地,薄薄的兩瓣唇好似都在發抖,手機吧嗒一聲掉在地上,他也沒有反應。

  “喂——”

  徐況杰把他的手機撿起來,擔憂地瞧著他,“你怎么了?”

  “……”

  徐況杰看到,江霆的眼睛轉得很慢很慢,如同電影鏡頭的慢動作回放。

  他的眼神明明是無波無瀾,但心里是大開大合的疼痛,不過誰都看不到,只有痛苦和悲傷將他包裹住,那是一片透明的哀傷。

  “沒……沒事吧?”

  徐況杰第一次見到這般絕望的江霆。

  江霆聲音冷得似冰:“我們走!

  “言念那丫頭——”

  “走吧!

  他修長的身影像是一陣風,落了一地的暗影交疊,自己卻什么都沒帶走。

  一切,都這般結束了。

  ……

  言譽銘掛了電話,握著正躺在病床上的言念的手。

  誰能想到,言念在趕往機場的路上出了車禍!

  開車的司機當場死亡了,但是言念命大,活了下來,雖然沒什么大礙,可言念現在還是處于昏迷的狀態,不知道何時能夠醒來。

  言譽銘是個信命的人。

  他覺得,是上天不想讓言念出國!

  要不是因為那個江霆,他的寶貝女兒哪里還會出車禍!

  既然有緣無分,她和江霆兩個人又何必糾纏!

  還不如一刀兩斷算了!

  言譽銘越想越后悔,自己怎么就同意她跟著江霆出國了呢!唉!

  言念是第二天下午醒過來的。

  “爸爸……”

  躺了一天一夜的女孩,茫然無措地打量著此刻坐在自己面前的言譽銘,腦袋上纏了一圈紗布,有點疼,她揉著額頭,咳嗽了兩聲。

  “我這是在哪里啊……”

  “醫院!”

  言譽銘沒好氣。

  “我不準你出國了!你就跟著我和你媽生活,哪里也不準去了!”

  妻子當年難產,徒留下他們父女二人。

  他已經失去了摯愛,不能再失去唯一的女兒!

  言念卻是揉著太陽穴,歪了下腦袋,表情無辜又不解,“我為什么要出國啊爸爸?”

  言譽銘一愣。

  “念念,你不記得自己要出國的事情了?”

  “我好端端的干嘛要出國啊,我在濘城好好的呀!”

  “那你知道我是誰嗎?”言譽銘又問。

  似乎是覺得親爹問了一個蠢問題,言念哭笑不得,“你是我爹,老言!

  一旁的馬雪燕也皺了眉,“念念,那我是誰?”

  言念無語了……

  “爸媽,你們別鬧了行不行,話說我到底為什么會在醫院?”

  馬雪燕下意識回答:“你昨天要同——”

  “閉嘴!”

  言譽銘狠狠瞪了她一眼。

  這是他第一次在馬雪燕面前這般厲聲指責她。

  “孩子既然不記得了,就永遠別讓她記得了!”

  說著,拉著言念的手,拍了拍,言譽銘語重心長:

  “乖孩子,你發高燒昏迷了,把腦子燒糊涂了,昨晚上胡言亂語,我以為你要出國呢,哎行了,醒來就好,醒來就好……”

  言譽銘把醫生叫過來,給言念做了一番檢查。

  醫生單獨同言譽銘談話,說言念可能是因為車禍造成的巨大沖擊,大腦皮層潛意識讓她喪失了一部分的記憶。

  那部分的記憶,是難忘的,也是她發生車禍的根源。

  至于什么時候會想起來,醫生也說不準。

  言譽銘可不想讓言念記起來江霆!

  像是這樣,忘了江霆,忘了中學時期同他的全部交集,未嘗不是一件好事!

  于是乎,第二天出院之后,沒過幾天,言譽銘立刻帶著言念搬家了。

  濘城很大,他們不會離開濘城,但不會再住在原來的地方,也不會再回濘城附中上學。

  臨走之前,言念回頭注視著自己住了十幾年的房子,一動不動。

  這房子不算大,言譽銘說新房子是這房子的兩倍,但是小居室有小的好處,溫馨又舒服,她的那張床,包括所有的擺設,陪伴了她很久。

  “爸,我們真的要搬家嗎?”

  “當然了,東西都在車上了,快上車!”

  “可是……為什么我心里會這么難過?”

  很悶。

  那塊不大的位置,淅淅瀝瀝下著雨,發了霉,寸草不生。

  言念揉著自己的心臟,很難去舒緩這一份壓抑和難過。

  言譽銘不以為然:“住了這么多年,自然是有感情的,難過也是應該的,搬到新家之后習慣就好了!”

  言念還是站在原地沒動。

  她的心,很空很空。

  這種感覺,就像是有個人把她的心帶走了。

  但那個人是誰,言念不知道。

  她忽然間好想好想見那個人一次。

  又不知道是誰,腦子里面只有模糊的身影,挺拔清冷的輪廓,看不真切。

  看言念一直磨蹭,言譽銘不悅,“別發愣了,快上車,搬家公司在等著呢!”

  “爸,我好像在等一個人,是不是?”

  “什么?”

  言譽銘眸光猛地一閃,不想露出破綻。

  “你等誰?我怎么不知道!”

  “……我就覺得,我應該留在這里等一個人,如果我走了,那個人回來之后找不到我怎么辦?”

  言譽銘還巴不得江霆找不到言念!

  都是因為他,才讓他家姑娘出了車禍!

  想見言念?

  下輩子吧!

  “念念,這都是你的心理作用,你沒等任何人,我們該走了!

  言譽銘讓馬雪燕下車,把言念拉上車,自己則是直接拎過言念的行李箱,放到了后備箱。

  馬雪燕拍了拍言念的肩膀,“聽你爸的話,我們走吧,如果有緣分的話,你和那個人說不定還會見面的!

  “媽,你是不是知道我在等誰?你快告訴我吧,我好難受,我特想哭!”

  “沒誰沒誰,我隨便說的,你就聽你爸的吧!

  生怕自己說錯話,馬雪燕趕忙閉上了嘴。

  她是早就知道言念會發生車禍的。

  因為言念臨走那天,她故意給言念收拾東西很慢,故意在前一天晚上和言譽銘說讓言念從家走,不要和江霆在他家回合,目的就是為了拖時間。

  她收了人家的

  本章未完,點擊[ 下一章 ]繼續閱讀〉〉
內容報錯】【 推薦本書
可以使用回車、← →快捷鍵閱讀
门兴vs佛罗伦萨历史记录